[回上一頁]

溝背之役

(配合台中市北屯區第二單元活動四之教學活動)

 

        本活動可運用說故事的方式進行,或將下列故事內容提供給學生閱讀因此,此部份亦先將事件主要內容以故事型態呈現,以利於教師在教學上的運用

 

放學之後小和小萍背著書包跑回家,一進門就看到爺爺正坐在院子中的榕樹下,兩人放下書包,立刻就跑到爺爺面前

「爺爺!今天您要說什麼故事給我們聽呀?」小和著急地問

「看你們這麼緊張的樣子,爺爺就來告訴你們一則有關先民抗的英勇事蹟吧!」

「好棒喔!爺爺您快點講嘛!」小萍拍手鼓掌,顯得非常高興。

「好!好!不要急!先讓爺爺喝口茶。」

茶潤了喉,爺爺也開始講了!

「在一百多年之前,我們的先烈為了反抗日本軍隊的南侵,曾經在溝背奮勇抵抗,留下壯烈的抗事蹟喔!」

溝背在哪裡呀?」小萍疑惑地問著。爺爺不慌不忙的拿出台中市的地圖,指出溝背的位置。

溝背位於台中市的北端,在頭家厝東南方一千三百七十五公尺的地方,剛好就在柳川上源段舊社溝旱溪曲流的凸岸之間。」

「爺爺,當時為什麼會在這裡發生這一場戰役呢?」小和看著地圖好奇地問著。

「這就要從清朝末年開始講起,在清光緒二十年,也就是西元一八九四年,清朝日本發生甲午戰爭,結果廷戰敗,隔年的三月二十日,中國日本雙方簽訂馬關條約,廷將台灣澎湖割讓給日本。而日本軍隊在當年的五月二十九日,就從三貂灣澳底登陸台灣,六月九日攻入當時的台北城,六月十九日後,便開始南侵。」

「對呀!這段歷史我曾經在故事書看過,當時在台灣有許多居民,甚至還起兵和日本軍隊抵抗呢!」小萍得意地說著。

小萍說的不錯,日本軍隊南侵溝背之前,曾在大湳尾安平鎮(今平鎮)、三角湧(今三峽)、三甲九大嵙崁(今大溪)、土城新竹城、苗栗等好幾個地方,遭到當地子弟所組成的義軍攔截迎擊,不僅多次受阻,還傷亡慘重呢!」

「哇!他們的精神可真令人敬佩!」小和欽佩地說著。

「在八月二十四日,日本軍隊從大甲出發,經過后里葫蘆墩宿營。二十五日的清晨,他們從葫蘆墩出發,經過潭仔墘,抵達頭家厝的先遣騎兵,在上午七時,就突然遭到民宅義軍的射擊,軍加以還擊後,義軍只好退去。」

「好緊張喔!接下來呢?」小萍迫不及待的問著。

「當時溝背庄下舊社的民屋被濃密的竹林包圍,而且家家戶戶多築有銃櫃,並擁有槍枝。義軍就是利用這些民屋作為抗據點的。」

「什麼是銃櫃呀?」小和疑惑地問著。

「銃櫃又稱鎗櫃、或鎗樓,是一個形狀像碉堡的建築,對外開有銃眼,人躲在裡面,可以監視外面的動靜,如果發現有敵人時,就可以立刻由銃眼發槍射擊。」

「後來又發生了什麼事?」小萍靠近爺爺的身旁。

「開戰前,義軍敲鑼示警,號召壯丁,並勸婦女老幼疏散,因為當時村內不是戰鬥人員的,大多都已經躲避到水景頭大坑山附近,所以留下的就都是戰鬥人員了。」爺爺喝了口茶,繼續說下去。

「義軍採用左右側擊的攻擊方式,使日本軍隊陷入苦戰,一直等到日本援軍到達,才逐退義軍,佔據民宅。在此戰役中,日本中村中尉被義軍射殺,另有士兵金谷舊社溝北側,也就是現在中豐公路水泥橋附近被擊斃。」

「是不是在金谷橋那裡?」小和不太確定的樣子。

「沒錯!在民國四十年代,還有墓碑的存在。不過在二十六日,日本軍隊以炸藥炸開竹圍,燒燬民宅後,義軍就漸漸感到支持不住了,只好往三十張犁(今北屯)、彰化撤退。後來,日本軍隊再把全村燒燬之後,就繼續的南侵了。」

「我們的先烈為了保衛自己的家園,不願意受日本的統治,這種犧牲壯烈的精神,真的令我們敬佩!」小萍若有所感地說著。

「沒有錯!抗義軍利用有利的地形,展開守禦戰,雖然日本軍隊採取猛烈的攻擊,但還是要二天一夜才攻下了溝背,祖先們真勇敢啊!」小和接著說。

「你們聽了這個故事,馬上有了自己的心得,很棒喔!」爺爺笑著捻著自己的鬍鬚。

「那爺爺以後還要再說故事給我們聽!」小萍撒嬌的說著。

「好!好!那有什麼問題!」

祖孫三人在院子裡開心的笑著。

 

溝背之役補充說明(配合第二單元活動四)

 

溝背之役當時的戰場,西北自頭家厝,東南至溝背,直線距離達一千五百公尺範圍之內,位於西端的頭家厝為日軍左縱隊紮營,設置司令部之處,位於東端的溝背乃抗日義軍的前哨重點日方司令部置於頭家厝,故命名此戰役為「頭家厝之役」,雙方實際交戰地點在溝背,因此我方改為「溝背之役」。不過有關此意義軍方面的客觀史料極其有限,「參與人物」限於史料匱乏,台灣省文獻會專案小組就地點考證上,輔以地形狀態的實察,加上先人所留下的記錄及口述,其調查及研判結論如下:

一、   光緒二十一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七時,日軍先遣騎兵隊南侵頭家厝,曾有義軍從其前方民宅射擊抵抗,惟遭到日軍擊退同日夜,日方左縱隊進駐頭家厝,並設司令部駐紮

二、   翌(二十五)日上午,日軍從頭家厝東進,猛攻溝背義軍,我方勇猛抵抗,下午二時日軍撤返頭家厝

三、   再翌(二十六)日上午四時半,日方復從頭家厝出發,先調遣工兵炸毀竹圍民宅,破壞義軍防衛設施,繼再增援兵力,大舉攻入溝背雙方激戰至上午十時,我方不支,溝背陷敵

四、   光緒二十一年八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五日,我義軍與入侵日軍交戰,其廣義戰場東至舊社,西至頭家厝前者為義軍基地,後者為日軍紮營設置司令部的地點至於雙方主力正面交戰,則以溝背為核心,即為狹義戰場

 

參考書目

 

台灣省文獻會調查小組(民80)。溝背之役調查紀實。台灣文獻第四十二卷二期,頁1-24

李任癸(民81。台灣平埔族的種類及其相互關係台灣風物第四十二卷一期,頁211-238

林衡道口述、楊鴻博整理(民85)。鯤島探源:台灣各鄉鎮區的歷史與民俗。台北稻田。

施少峰(民85)。台中地區古史雜詠。台中:台中市政府。

陳炎正(民86台中傳奇台中

陳炎正(民86戀戀北屯情—關於三十張犁的代誌。台中。

連橫(民77台灣通史。台北:幼獅。

楊緒賢(民78)。中部的開發。歷史月刊第十五期,頁115-122

溫振華(民81台灣早期開發總論台北:台灣省政府教育廳

潘英(民81)。台灣拓殖史及其族姓分布研究。台北:自立晚報。

鄧孔昭(民80)。台灣通史辨誤。台北自立晚報。

[回上一頁]